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

【再窮也要去旅行】

网友龙猫配合好友黄爱琳旧著重新再版,《再窮也要去旅行》再次举办送书活动 。其实自从8月23日从龙猫部落格得知各大(大众书局)可购买到此书,我足足花了2个月时间找这本书(包括马六甲及麻坡的大众书局),10月18日我终于在麻坡买到此新书 。愛琳,我是支持你的,继续加油吧 !




《再窮也要去旅行》黃愛琳自序:“路走得越久越遠,自己會變得越堅強”

在別人眼中,我的生活方式都是很多人所響往和羨慕的。很多人曾告訴過我:“我也很想像妳那樣背著背包到處去體驗生活,看看這個世界。只可惜,我沒有妳的膽量和毅力,再說現實的生活中有著很多放不下的包袱,所以,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多少人可以像妳那樣,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”。每次聽到這些話時,心裡都會有少許難過,畢竟人生是如此的短暫,偏偏人們卻不能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,感覺有點悲哀!

身邊的人都覺得我的生活方式自由自在,沒什麼煩惱。有人跟我說過:“我無法想像妳的生活方式,因為像妳那樣的生活只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到,感覺太戲劇化了!”此外,也有的人對我說:“妳的生活方式跟三毛很相似。”我想,別人會把我跟三毛的名字扯在一起,也許是因為我們都是勇於走出生活框框的東方女人,所以我的流浪生活會讓人覺得有三毛的影子。高中時期,我看過三毛的書,當時也很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三毛一樣,拋開世俗,浪跡天涯。當時的我年紀還小,只能想,而不能做。



我熱愛旅行,開始時,其實我也是跟一般人一樣,抱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去旅行,到旅遊景點觀光拍照,買紀念品。不同的是,背包式的旅行有更多的驚喜和冒險,同時也有機會接觸當地的人,對當地的文化及風俗可以有更進一步的瞭解。後來,旅行的日子久了,紀念品就越買越少,遊客多的地方就越去越少,我知道自己對旅行的定義已經漸漸改變,心裡開始瞭解旅行所帶來真正的意義。每次旅行的結束,都會讓我成長,改變思維,遇到的人和事成了我對一個地方的眷戀和懷念。從雀躍的心情慢慢地變成平常的心態去面對,用一顆平常心去旅行,看這個世界。這個過程確實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和磨煉。

這幾年來,過的都是漂流式的生活,對衣食住行定下了最低的要求,“不死就好”成了我生活中的座右銘。在異鄉的日子,一個人撐下去,不是想像中的簡單,遇到難題,自己要解決,身上沒錢了,也得想辦法捱下去。漂流的生活很極端性,打工賺到錢時可以到昂貴的餐廳好好吃一頓;沒錢的時候,就連吃麵包也得買最便宜的。帶著帳篷和睡袋,寄人籬下,四海為家的感覺,只有自己最清楚,最明瞭。

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踏上流浪這條路。選擇這樣的一條路,我找到了很多自己想要的東西,但其實放棄的也不少。雖然有時路途很坎坷,但並沒有想過要放棄,反而有種停不下來的感覺,因為我的心還想繼續飛,還想看這個世界。

我深信,路走得越久越遠,自己會變得越堅強。可以離開世俗,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,用心去體會這個世界,即使是粗茶澹飯的日子,我也心滿意足。我想,容易滿足的人會比較容易得到快樂。

漂泊的日子,沒有固定的藍圖,一切都只能隨遇而安。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多得數不清,也無法一一記錄下來。每當打開記憶的匣子,甜蜜的回憶會讓人從心底發出一絲微笑,苦澀的記憶也讓我感到心酸流淚。這本書與大家分享的是旅途中所發生的事情,也許我的故事不是最精彩的,但你們看的,全都是來自我最真實的聲音和感受,而且故事中的人物和事情也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也許將來的某一天,你們會到我曾留下足跡的地方,希望你們會不經意想起故事中的每一個情節…

*愛琳·說
背包旅行對有些人而言,是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,從而學習並提升生活內涵。性情女子黃愛琳於再窮的旅途,同樣能泰然自若在印度智斗狡猾的商人、天天在英國的公園吃便當度日,即使在西藏險些丟了性命,也無法捨棄旅行的信念。與旅途中結識的法國情人分離再分離;最後更不得見母親最後一面,只能在荒島上崩潰再振作‥‥“旅途再窮,也不能窮心靈。”

書名:《再窮也要去旅行》
作者:黃愛琳
出版社:國際運通地圖社
頁數:252 頁
售價:RM32 / USD10(網絡訂購)
銷售地點:新馬各大書局,或者網站訂購book.wodexinfei.com ,或這裡:
http://cforum2.cari.com.my/viewthread.php?tid=1449171&extra=page%3D1
網路訂購,免費贈送旅行筆記

5 条评论:

键轩惠娘 说...

看来你是忠实的支持者。

龍貓 说...

謝謝吉米兄 ><

這個算是有參賽還是"友情客串"介紹?

Jimmy , Muar . 说...

键轩惠娘 :本着一个大马的精神,当然要支持本地姜 。

龙猫 :纯粹支持你,我把机会让给还没购买的网友吧 !

龍貓 说...

太感動了
你真夠朋友

你有收擺設木偶嗎?
若有
請給我你家地址及電話及英文名至

totoro108@yahoo.com

有什麼電郵再談

zzhen 说...

回來了